• 财富故事
当前位置:爱记账 >> 故事汇 >> 财富故事 >> 靠给亿万富翁找对象成为富翁,创业故事
  • 靠给亿万富翁找对象成为富翁,创业故事

     
  • 导读:创富人物:何鑫年龄:岁毕业院校:黑龙江大学职业:律师现工作居住地:上海财富数字:位数提起律师何鑫,你也许会摇头;如果说他…


  • 创富人物:何鑫


    年龄:27岁


    毕业院校:黑龙江大学


    职业:律师


    现工作居住地:上海


    财富数字:7位数


    提起律师何鑫,你也许会摇头;如果说他4年净赚几百万,你也许会惊诧。


    他就是中国第一位以律师身份参与婚姻法务,专为亿万富翁寻找另一半的“80后”东北小伙儿。


    5月23日下午,记者在上海市卢湾区中山南一路500号的何鑫律师事务所,见到了这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子。闲谈30分钟后,已至饭时,他于是建议记者去尝尝附近的“大青花”。


    在上海闯荡5年,已经成家立业的何鑫仍然喜欢吃东北馆子,喜欢吃饺子,“就像回家一样,两个字,‘舒服’!”


    在清新的冬瓜虾仁煎饺和浓浓的东北大拉皮酱香中,何鑫对记者这个小老乡侃侃而谈。


    独闯上海第一年没钱回家过年


    何鑫是黑龙江佳木斯市人。2001年,在黑龙江大学法学院经济法系读3年级的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加国家司法考试,竟然顺利过关。于是,他开始在黑龙江省中人律师事务所实习。一年后,还没有大学毕业的他就有资格正式执业了。


    2002年7月,何鑫只身来到上海,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工作。


    “到上海的第一年,是我最辛苦也是最彷徨的一年。”何鑫说。


    在所里做了半年助理后,何鑫就跟主任申请独立办案。当时人生地不熟,手里没有案子,他就每天跟在老律师屁股后边捡案子:“给我介绍个案子办办吧!”


    那时候,他千八百块钱的案子接,不要钱的案子也办。“我一年一共赚了3万块钱,扣除需要上交的管理费、税费,除去房租,所剩无几。到了年底,连回家过年的钱都没有。三十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初出茅庐的那点自信、傲气荡然无存。”


    奇特商机富豪被抛弃要找另一半


    辽宁人张强(化名)在上海的商圈里很有名气,他性格朴实,白手起家,即便当上了老板,仍有10年时间像普通业务员一样辛苦奔波,直到成为上海市的显富之一。由于忙于工作,张强忽视了对太太的照顾,等他发现问题时一调查,太太竟然在外面包养了3个男人,有一次还被他堵到了床上。


    痛苦万分的张强立即飞回辽宁,以2000万元的代价,在两天内便与太太办理了离婚手续。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强每日借酒浇愁,原本180斤的体重迅速减至140斤。朋友们开始劝他再找一个,并纷纷给他牵线搭桥,选美冠军、电视台主持人等等,看了几个,他都没有兴趣。


    “何不通过广告征婚呢?”一个朋友的建议,得到了张强及身边人的一致赞同。可是,由谁具体操作这种事情呢?人家不相信咱们怎么办?身份暴露了怎么办?万一遇到骗子怎么办?


    于是,律师何鑫被推到了前台。


    “我本来并不想介入此事,这个事乍看起来和律师的本行不搭界,张强寻找了多位律师都被拒绝了,最后看在老乡的面子上,我答应了。”何鑫告诉记者。


    何鑫说,答应做这件事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某种程度上,何鑫有些同情张强。“他是一个很注重家庭的人,他确实是想找个老婆,不是找装饰品。”


    2003年4月10日,《南方周末》刊登了半版征婚广告,之后辽宁,四川、浙江、北京、上海、重庆等多家省市报纸也刊登了这则征婚广告。


    “当时谁都没做过这种事情,大家心里都没底。张强拿出100万来做实验,如果事情成了,剩下的由我们3个人分,当代理费,如果100万花没了,人也没找到,就算了。”何鑫说。


    何鑫称那次广告是重磅炸弹,“到年底,一共有2000多人应征。”


    之后,何鑫和张强的一个助理坐镇远东国际大厦,审查他们初选过的、由全国各地前来的应征女孩。由于“非典”原故,女孩往返不方便,他们又开始飞赴全国各地,在当地最好的宾馆包下套房,组织面试。面试前,女孩们已经填写了他们寄去的名为“冒昧请求”的表格,注明了自己的三围、病史、性经历等等。之后,他们再把选中的女孩的照片拿给张强看,然后,安排他们见面。


    张强极力要找一个薛宝钗式的贤淑女性。在征婚活动全部结束前的一段时间里,张先生一度在3个女孩之间摇摆。最终,他选中了成都的大四女孩。


    2004年年底,两个人举行了婚礼。现在,他们一家3口定居英国,过得十分幸福。何鑫说。


    除去各项花销,100万元征婚费剩了10万元钱,按照约定,这成为何鑫征婚团队的代理费。



    名声大振30多位富豪托他征婚


    以律师的身份帮富翁征婚,何鑫自称是“吃螃蟹的人”,在第一次帮助富翁征婚之后的一年中,先后有30多位富翁与何鑫接触,希望能委托他办理征婚事宜。


    2004年7月,在与北京一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富翁郭凯(化名)接触近一年后,何鑫作为其法律顾问,再次帮第二名亿万富翁在全国各大媒体上刊登征婚广告,斥资200多万元。


    郭凯当年32岁,硕士学位,是一家食品连锁企业的老板。从小就知道成盒买圆珠笔后分开卖给同学们的他是一个工作狂,以赚钱为唯一乐趣。每次与女孩见面,他总要征求何鑫和何鑫的女朋友穿什么衣服,系什么领带,一个用过3年多的非常廉价的手机已经磨得面目全非,为了约会,他不得不四处打听什么型号的手机最时髦。更有意思的是,这个赚钱成痴的人会边吃饭边向女孩推荐自己看好的“投资项目”,而且现场计算投资回报率。


    这位富豪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女性。为了找到如意的另一半,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专门带着何鑫等人在全国各个城市“巡回审查”。在成都,一个读大三的重庆女孩发来短信,郭凯立刻退掉返回上海的机票赶往重庆。面对那个看上去并不特别出色的女孩,挑剔的富豪终于产生了“化学反应”,他的手开始抖,说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如今,他们两个已经结为夫妻。


    “在2000多名应征者中,郭凯面见了50多人,有的长得特像张柏芝,有的还是世界小姐。可这就是缘分,最后她选择的那个女孩长相只能说不难看。”何鑫说。


    2005年,何鑫斥资300万为一个出生在江南经商世家的富翁找媳妇。“他在家排行老三,从小到大无论工作、生活都一帆风顺,大学毕业后涉足商海,继承家业,目前是某大型集团的董事长,涉足纺织、金融、投资等行业。而且,他是我见过所有富翁里面最帅、气质最好的一个,平时喜欢旅游、运动,谈吐令人叹服。”这个年轻帅气的富翁,后来选中了一个北京姑娘,并结为夫妻。


    2006年,是何鑫的事业发展之年。这一年,他先后为四川、浙江、广东三地的3位亿万富翁征婚,3位富翁分别在重庆、上海等地找到了自己的意中人。


    辱骂指责别人称他是律师败类


    为富翁征婚使何鑫收入不菲,代理费用都在20万至60万之间。然而,动辄斥资百万元打广告,为富翁在全国范围内选处女的惊人之举也让何鑫招来骂名,“律师里的败类,充当富翁征召处女的代理人。”2003年第一则广告打出之后,何鑫便成了众矢之的,称何鑫是丢律师的脸。也有人怀疑富翁征婚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或是商业操作,或是有钱人玩弄女性。


    何鑫说,作为新鲜事物,不被理解是正常的。之后有某些机构或个人跟风似的不经调查发出不实征婚广告,也诱发了社会的指责。“富翁也是人,也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闷和烦恼。婚姻家庭类法律服务需求的增大也表明我国律师服务需要进一步细分,这也是律师服务的探索和延伸。”


    有法律界专家认为,何鑫做的是种创新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应该给予思考和观察。


    也有社会评论家认为,亿万富翁是少数,征婚却是平常事。如果说积聚财富反映出富翁的不凡,征婚则表露出富翁普通人的一面。因此,面临再来的富翁征婚大家也不必过于惊诧,只要操作规范,不妨祝他们心想事成,来时一个,走时一双。


    近水楼台他娶了落选女孩


    为富翁征婚,何鑫得到的不光是财富,还有佳人的芳心。阅尽人间无数的何鑫在这选美过程中“近水楼台”,将第一次应征时落选的浙江绍兴女孩揽入怀中。谈到这个故事,目前已经与何鑫结为夫妻的王卓勤对记者说:“一切都是缘分。”


    王卓勤说,2003年,正读大三的她看到《南方周末》上的征婚广告后,便打电话给司法局等部门,核实何鑫的律师身份。确凿无疑后,她征求父母意见,说要去应征。


    “妈妈说我疯了!可是爸爸支持我,说可以试一试。”于是,王卓勤便在表弟的陪同下来到上海,当然,他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何鑫。


    “当时就觉得这个东北小伙子长得挺帅的,特别像安在旭,人也好。就想,要是找这样一个老公多好。”


    富翁那里没有入选,王卓勤对何鑫展开了爱情攻势。


    “何鑫的一句‘你来上海帮我吧,我不会让你吃苦的!’我就真的来了。”王卓勤笑着说。


    2004年,王卓勤辞去讲解员的工作,来到上海与何鑫团聚,共同在为富翁征婚活动中出谋划策。


    “其实这项工作也蛮辛苦的,从发征婚广告到征婚结束,有时候要忙6个月,回几千封信件,在全国各个城市之间来回奔波,还要做各种调查。不过,最终看着他们能找到幸福,我们也很开心。”王卓勤说。


    “说来说去,婚姻原本就是一个‘缘’字。而对财富宝藏的挖掘,事业的成功,往往也只在一念之间。”何鑫爽朗地笑着,年轻,使他在笑的时候,脚不时离开地面。
     

  • 我觉得有用 顶一下
    10
  • 我觉得没用 踩一下
    0
  • 2017/8/13 6:37:22
  • 8.174.68.*
  •   浏览(5675)
  • 分享到新浪微博
  • 正在加载…
  • 网络警察 沪ICP备10205228号-2 网络警察